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烟雨红尘小说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性欲纵横--糜烂校园 乡村春事 都市奇缘

第一卷 荡气回肠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翻牌

      uen.geeleenbyi(”reaerf”).lassnae = ”rf_” + rseef[2];

    “失败?不存在的!大不了我将这牌桌给掀了!”

    对于假方荡来说,失败这样的字眼根本不属于他!

    而六头野兽出闸,城池之的宁静立时被打破,宛若宁静的水面被投入了一颗巨大的爆竹,嘭的一声,爆炸开来,水花四溅,池子激荡。

    一座宁静的美好的城池开始以大宅为心腐烂般的毁灭!

    城外一直关注着城情形,无聊至极的两女齐齐拔高身形,眼神复杂的朝着城池望去,两女虽然早在等着真假方荡之争,但真的当面

    方荡陡然张开双目,脸的神情冰冷一片。

    “这么快你沉不住气了?好,我来陪你玩!”

    方荡缓缓站起,此时的他脚下已经多了数不尽的紫金棱刺,这些紫金棱刺此时已经遍布整座城池地下,此时在那六头野兽的脚下猛的破土而出,宛若娘· 道道的锁链,锋锐的紫金棱刺一下刺入这六头凶兽的身躯之,紧接着紫金棱刺不断的缠动,将六头凶兽给盘绕得结结实实。

    六头代表着不同欲望的凶兽不断的挣扎嘶吼,最初他们还能不断崩断紫金棱刺,但随着紫金棱刺的抽吸真实之力,这六头野兽挣扎的力量越来越小。

    假方荡却对此并不在意,“方荡,我下毒,你解毒,然而,你真的能够解得了我下的毒?”

    “我怎么回事,忽然觉得好难受,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心怪物法得到满足,我觉得我好像要爆炸了一样!”正在家陪着孩子玩耍的一名男子忽然手捂胸口发出一声声的痛苦呻吟。

    “娘、娘、爹他不舒服了。”

    正在屋外做菜的女子匆忙走了进来,用围裙擦这首看着躺在地翻滚不休的男子惊诧的问道。

    “孩儿他爹你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你可别吓我……”

    男子此时一张脸都变得铁青,一双眼睛却绽放出猩红灼烫的光芒,这光芒之闪烁着诡异的杀机。

    男子用力抽了抽鼻子,随后扭头望向自己身旁的儿子,白白净净的儿子。

    随后男子猛的一张嘴,一口咬在四五岁大的儿子脸,咔嚓一声,生生将儿子的半张脸给咬了下来。

    一旁的妇人看到这一幕一下被惊呆了,紧接着嗷的一声大叫出声,扑向自己的儿子。

    不过她万万没想到,自己会死在丈夫手。

    见男子双手猛的抓住儿子一口咬在儿子的脖子,女子也已经抢了过来,伸手拽住儿子的手臂想要将儿子从男子的嘴拽出来,结果这个举动一下触怒了彻底丧失理智双目猩红的男子。

    男子松开嘴,朝着女子扑了去。

    紧接着是一团翻滚最后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这样的场面在城池的多个角落不断演,一个个家庭破碎,父食子、子食母、亲人相残,朋友相斗,整座城池立时混乱起来。

    这个时候,被方荡投放出去的数千做方荡的雕像猛的张开双目,一个个雕像活了过来,将一个个丧失理智的人抓住,一巴掌拍在他们的脑门,一股灵光闪过,将他们脸的狰狞戾气拍散。

    这是一场真假方荡之间的斗法,但却是无辜的百姓遭殃,假方荡以生人做子,真方荡被破也以真人做子,彼此对弈,转眼间是数不清的家庭破碎。

    远处观战的两女此时目瞪口呆,她们很少见到这种纯粹的精神层面的争斗,虽然动辄毁灭星辰的战斗她们见识了很多,但那种层面的争斗远远没有这种引动人心的邪念,使得父子相残、母女相害、朋友相奸来得震撼人心。

    “赶紧画下来!”月生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道。

    月娇还有些呆滞,略微迟疑了一下后连忙抽出纸笔,开始在面作画。

    将真假方荡的手段一一画下栩栩如生。

    方荡的雕像很快将一个个被凝土侵蚀了身心变成野兽的人制服,驱散了他们心的贪婪念头。

    紧接着这些雕像也耗光了他们这几天收聚来的真实之力,纷纷破碎。

    这一次算是打个平手。

    不过,方荡依旧占据风,那六名野兽已经被抽吸得只剩下一口气,再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了。

    “我知道你还有底牌,翻出来吧,再不翻没有机会了!”方荡的声音在城池空炸响,翻滚如雷。

    此时城的几位真人早已经溜之大吉,虽然他们也不希望城池被毁,但算他们留在这里也不过是白白送死罢了,当然,他们溜走了,但却并未离开太远,远远望着城池心希望能够有什么迹发生。

    迹也确实发生了。

    这一次方荡出现竟然没有直接立马屠城,而是和什么人争斗起来了,并且明显看得出来,方荡的对手和方荡针锋相对,正在想办法拯救整座城池,这几位真人不由得在心为为方荡的对手加油,他们的世界不过是个等世界,经不起折腾,这么一座城池是他们苦心孤诣了数千年才经营起来的,这一座城池每年的交易能够缴真实水晶数千枚,情况好的时候甚至达到过万枚,可以说是一个下蛋的金鸡,一旦被毁他们得推倒从来了。甚至有可能再也经营不起来这样一座城池了。

    此时也有真人纷纷汇聚过来,假方荡并没有隐藏自己的路线和意图,不少周围的世界都派人过来准备观看方荡究竟是如何残暴,好在方荡经过自己的城池时做出抉择。

    “和方荡争斗的是谁?似乎在用精神力量和方荡对抗?”一名真人压低了声音说道。

    即便他们距离那座城池已经有万里之遥,但因为涉及到方荡,这些真人们说话的时候还是尽量压低声音,不敢高声语。

    “不知道啊,没听说有这么一号人物,巨树世界将精神力量玩得最好的是无尽神界,或许是无尽神界的那位长老出手?”

    “无尽神界的真人数量极少,虽然精神力量很强大,战斗起来很有优势,但在巨树世界只算是档水准,他们总计也只有两位,那两位我都知道,眼前这个肯定不是,听声音知道了。”一名真人似乎对于无尽神界很是了解,摇头否定这个看法。

    “那或许是某个世界的宿老真人?看不惯方荡的狂霸作风,所以出来专门针对他?”

    “咱们也只能这么想了,那可是方荡,咱们谁都招惹不起,最好有什么隐士高人将他收拾了!”

    一众真人齐齐点头,他们这些世界不过是等而已,不足下有余,处于的位置相当尴尬,受到一点创伤,很容易会整个世界下跌到下等,想要再爬来不知道猴年马月的事情了。

    正面和方荡硬刚他们是万万不敢的,所以只能寄希望与正义!

    假方荡此时桀桀一笑道:“好,既然你想看看我的底牌,那给你看看!”

    假方荡说着陡然有一道漆黑的浓烟冲天而起,这浓烟瞬间在城池空化为一团漆黑的云气,云气低垂,几乎压在的城池的头顶,整座城池瞬间陷入一片黑暗之。

    城的百姓眼看来,这简直是天灾降临,世界末日。

    远处的真人们也都齐齐瞪大了眼睛,不明白方荡究竟要施展什么神通邪法。

    见天空的乌云越聚越多,慢慢的开始变成一团沉重无的铅云,天空似乎已经无法承载这漆黑的乌云的重量。

    轰的一声,乌云猛的崩塌下来,眼瞅着整座城池瞬间被乌云包裹,城池之传来一声声的惊叫,“完蛋了,天崩了!”

    方荡似乎在这一刻明白了什么,当即身形一起,飞天空,大袖摆动,双手猛的一托,漫天沉沉坠下的乌云立时被方荡托起,同时方荡袖喷出轰鸣的狂风,先要将这乌云吹散,不过这乌云宛若实质,根本吹不动。

    “哈哈哈,方荡我知道你要托起我的凝土所化云气,你这个人最大的缺点是烂好人,你想要救这满城百姓?在我手你能救得了谁?”假方荡算准了方荡的行为,此时眼见自己的计谋得逞,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假方荡的声音使得周围观战的的真人们都是一愣,什么意思?这个是方荡?那动手杀人的又是谁?

    随着假方荡猖狂的笑声,被方荡托起的乌云陡然间剧烈的摇摆起来,随后这一道乌云陡然间迸裂开来,化为数百道粗、黑的雷霆直击方荡!

    这黑色的雷霆拥有万钧之力,一下破开了方荡的托力,眨眼之间方荡被黑色的雷霆击,这黑色的雷霆一下渗入方荡的身躯,方荡被击的位置迅速的黑化起来。

    随着一道道的雷霆轰方荡,方荡的身躯变得越来越黑,最终变成了一个能够汲取光线的黑洞般的存在。

    “糟了方荡快要被凝土吞噬掉了!”月娇焦急的说道。

    月生也是面色大变,在月生心,方荡是战胜凝土的希望,除方荡以外她想不出还有谁能够胜任这个任务,现在方荡若是死了,那么凝土泛滥的时候,将没有人能够与其对抗!

    月生心焦急,想要出手帮助方荡,但却不知道从何下手,毕竟这是凝土的攻心之术,按照记载来看,凝土能够引动真人心的贪念,从而驾驭这贪婪们,将真人化为奴仆。

    而现在方荡直接被这么多的凝土击,几乎已经无可救药了!

    算想帮忙,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帮忙!

    见天空之的方荡身陡然传来一声梵唱,这声音宏大而纯净,宛若晨钟暮鼓,悠远而宁和。

    听到这样的声音,能叫人心宁静,杂念不生,尘埃尽去。

    随着这一声梵唱响起,方荡的脑后光轮一圈圈的被点亮,随着光圈被点亮,方荡身的漆黑之色开始急速的消退,被这光亮驱散!

    漆黑的方荡恢复了原本的模样,随后方荡的身形变得无尽高大,方荡的一双眼睛无悲无喜,此时的方荡浑身下都闪烁着琉璃光色。

    城的百姓一见到天空悬浮着的方荡的身影立即双目光芒一闪,随后内闪烁起狂热的信仰光芒,这么一眼,这些凡人们自动成为方荡的信徒。

    而四周观战的真人们有几个修为较低微的,此时看着那座琉璃佛像,一时间双目似乎都被牢牢吸引,一动都不能动了! ( 踏天争仙 http://www.yyhc888.com/6/6230/ 移动版阅读m.yyhc88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