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烟雨红尘小说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性欲纵横--糜烂校园 乡村春事 都市奇缘

正文 第八百四十六章 你上了她,还是她上了你

      “帮方正直?难道,你是想……”燕修的目光微微滞,再次看了一眼场中几乎完全呈压仰性的战斗,神情很快也有了一丝变化。

    “是,这次的天下盟会武比,关系着未来圣域的格局,阴阳殿一定要成为最后的胜利者,修……你愿意吗?”道心轻轻的点了点头,目光极为复杂,里面似乎有着期待,又似乎有着不忍。

    “最后的胜利者……”燕修并没有马上回答道心的问题,而是静静的看着面前的道心,有些沉默,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修,我知道以你的性格,这种事情是不屑于去做的,但若不这样做,一旦让方正直赢下这场武比,阴阳殿的未来恐怕……”道心再次开口。

    “非要如此吗?”燕修打断了道心的话。

    “嗯。”道心再次点了点头。

    “能告诉我,方正直为什么要杀你吗?”燕修再次沉默下来,不过,这一次却并没有沉默太久,在沉默片刻后也突然反问道。

    “因为……你!”道心的身体一颤,随即也肯定道。

    “因为我?”燕修表情一愣,脸色终于有了一丝变化。

    事实上,不单是燕修,道魂还有阴阳殿的几位长老听到道心的这句话后,神情也明显的有着一种变化,似乎想说点什么,可是,在看到道心的眼色之后,道魂和几位长老们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而道心也在这个时候再次开口:“是的,因为你,不过,具体的原因太过于复杂,现在并没有时间全部告诉你,但有一点你应该知道,是殿主和我救了你。”

    “嗯……我明白了。”燕修听到这里,也轻轻的点了点头,没有再多问什么,而是直接往前踏出一步。

    山风吹过,华服轻摆。

    没有太过于犹豫,在踏出去之后,燕修也飞速的朝着场中冲了过去,眼睛更是在一瞬间变得完全漆黑。

    “燕修?!”

    “他怎么出手了?”

    “难道,阴阳殿想帮南宫浩吗?”

    眼看着燕修冲出,周围的宗门弟子们一个个也都是惊讶无比,毕竟,这个时候冲出来,根本没有人知道燕修要干什么。

    “不对,燕修是冲着南宫浩去的!”虽然有些惊讶,可宗门弟子们还是很快发现燕修的目标并不是方正直,而是南宫浩。

    “轰!”一声巨响。

    原本已经处于疲惫状态下的南宫浩顿时也飞退出五步,流动着血光的眼睛中同样有着一抹惊讶闪过。

    不过,很快的,这抹惊讶也消失不见。

    因为,他看到了燕修。

    虽然,现在的燕修表情似乎有些异样,看起来有着一种莫名的森冷,可样子却并没有太多的变化。

    “果然,还是出手了吗?”南宫浩的语气有些冰冷,但是,巨大的消耗却让他背后的衣服完全湿透。

    “你似乎并不意外?”燕修静静的站立在南宫浩刚才所站的位置,手中也缓缓的亮出一把银骨血扇。

    “意外?呵呵,任何人出手我都会意外,但是你出手,我为何要意外?”南宫浩的嘴角露出一抹有些残酷的冷笑,但手中的无为剑却是捏得更紧。

    虽然,他并不知道燕修现在的实力达到了什么程度,毕竟,他来的时候,燕修的那场战斗早就已经结束。

    但是,从燕修刚才的一击来看,单论攻击力,已经远远超过普通的圣境了。

    难道……

    燕修也步入圣境了吗?

    南宫浩的心里愤怒,可是,嘴角却是有些苦涩,毕竟,燕修和方正直之间的关系,几乎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当然了,这是南宫浩心里的想法,而对于看过燕修一战的圣域五门而言,想法却并不完全一致。

    “阴阳殿,这是想抢功吗?”墨山石的眼睛在这个时候也眯了起来,目光自然而然的也盯在了道魂和道心的身上。

    可是无论是在道魂还是道心,脸上基本上都被面具和轻纱所遮挡,根本看不到两个人脸上的表情。

    “阴阳殿……到底想干什么?”沐清风的眉头同样皱了起来,毕竟,这种时候派出燕修出战,任何人都不会觉得只是单单的“助拳”那么简单。

    而在暗影门中,燕千里此刻也同样是一脸的疑惑:“修儿不是失去记忆了吗?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手,难道,他没有失忆?”

    燕千里有些想不太明白,毕竟,在他的潜意识里,并不希望燕修真的如天虚圣人说的那样失去了记忆。

    “恐怕,是道心授意!”天虚圣人的目光看了看阴阳殿中坐立着的道心,眼中也闪过一抹光芒。

    “天虚老头,你这话我并不认同,修儿自小受我亲自教导,岂会不辩事非?我不相信他会毫无道理的听任一个女人调遗!”燕千里反驳道。

    “失了忆,性格自然也就变了,这和受不受你教导有什么关系?”天虚圣人听到这里,也争辩道。

    “性格是为人之本,就如同树之根一样,岂是说变就变?”

    “燕老头,你这是强辞夺理!”

    “反正我不相信修儿会做出什么有违良心之事!”

    “师父,燕爷爷,你们俩个非要一直吵下去吗?”乌玉儿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脸上也有着一抹无奈。

    “好好好,不吵了。”天虚圣人听到这里,也苦笑了一下,没有再争辩下去的意思,只是,看着场中站立的燕修,神情间却是明显的有着一种担忧:“希望燕老头这一次是对的吧……”

    ……

    在周围宗门弟子们惊讶,燕千里和天虚圣人争吵的时候,一直坐立在九鼎山阵营正前方的青年白飞此刻却是在用手轻轻的敲击着坐椅的扶手。

    一下,两下……

    很平稳,每一下的间隔都完全一致,这也代表着他的心境,平静无波,根本没有因为场中的变化而有任何的波动。

    与青年白飞的平静相比,方正直却显得多少有些随性。

    如小山高的身体一下子收回,然后,也一蹦一跳的到了燕修的身边,感觉上就像根本不是在进行一场殊死战斗一样。

    “燕修,你来了,正好南宫浩也快不行了,我们一起弄他!”方正直一边说也一边朝着燕修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一起?为什么,你会主动邀请我一起,难道,你不介意我这个时候站出来吗?”燕修的表情微微一愣,神情也有些古怪。

    “介意?我为什么要介意?”方正直的目光在从燕修的脸上再到脚下,上上下下的扫了一遍,一脸的疑惑。

    “你不介意?”燕修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说起来,有件事情我还是挺介意的,话说道心到底把你给怎么样了,你居然不让我杀她,而且,似乎还加入了阴阳殿?”方正直好奇道。

    “她救了我。”燕修淡然道。

    “嗯,这个我知道啊。”方正直点了点头,随即,目光也看了一眼阴阳殿中坐立的道心:“所以,你把她给上了?”

    “上了?”燕修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不是你上她?那是她上你罗?噢……我想起来了,上次我去阴阳殿绑架她的时候,好像是把你和她放在一个床上了,可那个时候你应该昏迷不醒才对啊?难道,这样也能成就好事?”方正直有点儿无语。

    “……”燕修的嘴唇动了动,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有一句话他却听清楚了。

    去阴阳殿绑架她?

    她?

    道心吗?

    最主要的是,还将我和道心放在了一张床上?为什么,这件事情我从来没有印象,而且,道心也从未提起过。

    正在燕修无比疑惑,准备再继续问下去的时候,一抹血光也出现在他的面前,那是一抹带着愤怒的血光。

    “死!”南宫浩真的很愤怒,一次又一次的被无视,他如何能够继续忍着听方正直和燕修把话说完。

    血光冲天。

    残暴而血腥的气息弥漫在空中,很显然的,南宫浩的这一剑是冲着燕修而来,几乎是一闪便到了燕修的面前。

    无为,即有为!

    这是毫无声息,也没有任何波动的一剑。

    速度极快!

    不过,有一把剑却比这一剑更快,而且,同样的无声无息,只有着一抹妖异的紫光在空中划过。

    “轰!”两剑相碰,气浪翻滚,狂暴的气息吹向四周,刮起地上的碎石,但是,方正直却毫不犹豫的挡在了燕修的面前。

    “南宫浩,你怎么越来越不行了,居然还玩偷袭,而且,还偷袭不到?啦啦啦,是不是很气啊?气的话,你说出来啊,或者喊也行,啊啊啊啊……这样的喊啊!”方正直一边笑的同时,也一边朝着南宫浩欺了过去。

    “方正直,我杀了你!”

    “哟?生气了啊,生气就对了,反正如果我是你,我肯定忍不了。”方正直的嘴角一笑,一拳直接就轰在了南宫浩的无为剑上。

    “轰!”一声巨响。

    南宫浩的脸色一红,身体再次退后十足,胸口一阵起伏,显然是在急怒之下,有种要喷血的前兆。

    “哇,别忍着啊,反正早吐晚吐都是要吐,将嘴里含着的血喷出来,这样最少你在死之前还能当一回喷泉,对吧?”

    “噗!”一口鲜血直接就从南宫浩的口里喷了出来,从来没有一次,南宫浩的怒意达到了现在这种高度。

    这样的一幕,无疑是让周围的宗门弟子们有些无语。

    如果这个时候让他们选出心目中最不想遇到的对手,那无疑十成的人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方正直。

    武比,本就有输赢之分,这并没有什么问题,可是,碰上这样一场武比,估计任何人的心里都有留下阴影。

    因为,这已经不止是输与赢的问题了。

    而是一种耻辱……

    最主要的是,偏偏方正直的实力还强得离谱。

    南宫浩的实力无疑是强悍的,可是,当南宫浩碰上方正直之后,与其说这是一场战斗,不如说这就是一场灾难。

    “修!”道心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并不算太大,但是,却可以清晰的传到燕修的耳中。

    燕修握着银骨血扇的手微微一紧,目光看向已经明显要落败的南宫浩,神情间也没有再犹豫,直接就冲了上去。

    “血色山河!”一声轻喝。

    无数道黑色光芒也从地上升起,那是一只只如利爪一样的黑芒,在半空中舞动,组成一幅巨大的山河图。

    只是,这幅山河图却不再是鲜红……

    而是漆黑如墨。

    南宫浩的表情微变,因为,他能感觉到这幅血色山河图的强大气息,那种如同地狱修罗般的森冷,让他都有一种心颤的感觉。

    “修罗道吗?为什么感觉不一样?”南宫浩的心里有些疑惑。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疑惑的时候,血色山河图覆盖在他的周围,让他的身体有一种如陷泥潭的感觉。

    而最主要的是,那里面似乎还暗藏着无限的杀机。

    没有太过于犹豫,眼中的血光疯狂的转动,八个血符旋转间,那些在他身体周围的黑色光芒也不断的涌入到他的身体。

    但方正直的身影在这个时候也再次动了,长年以来的默契,他自然知道燕修出手会用什么样的招式。

    虽然,眼前这幅血色山河图似乎有些不一样,但方正直并不是一个在乎细节的人。

    红还是黑?

    显然是不重要的。

    在血色山河图出现的一瞬间,方正直便飞身一跃,到了血色山河图的上方,整个身体在一瞬间也完全融入到了血色山河图中。

    接着,一道流光也从血色山河图落下。

    南宫浩的身体一颤,刚准备闪开,那道流光便已经到了他的面前,就如同黑夜中突然绽放的光华一样。

    “刺拉!”鲜血喷涌。

    那是从肩膀刺入,几乎要将胸口完全切开的一剑,若不是南宫浩在最后关头使命的往后退出半步,这一剑他的手臂便要完全被切断。

    “好强,方正直和燕修的配合太默契了!”

    “是啊!”

    “这样的两个人打一个,南宫浩已经必输无疑!”

    周围的宗门弟子们望着南宫浩肩膀上那道深可见骨的剑痕后,心里也都是对刚才的那些一剑有些心颤。

    而燕修在看到这一幕时,却是眉头深锁,看了看南宫浩,又看了看不远处一脸灿烂笑容的方正直:“为什么他好像知道我会用这一招一样?” ( 神门 http://www.yyhc888.com/5/5966/ 移动版阅读m.yyhc888.com )